何启郁的传说

周志高讲述、周文强记录、邝金鼻整理 点击率:1482

    很久很久以前,莲溪镇有个叫何启郁的后生,一心想学法术。他听说江西庐山有位仙师收徒授法,便立即启程往江西。

    来到庐山脚下,遇见一位姑娘,何启郁很有礼貌地上前说明来意,打听路径。姑娘打量一下何启郁,微笑道:

    “你千里迢迢来拜师,可知道庐山仙师收徒的规矩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规矩?”何启郁忙问。

    “跟仙师斗五回法,过了‘五关’,他才收你为徒哪!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这里学法术的,哪有本事半得过仙师?”何启郁心全凉了,说罢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姑娘见何启郁英俊潇洒,有心于他,连忙说:

    “别走,我是庐山仙师的女儿,念你千里而来,就助你过‘五关’,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何启郁感谢了姑娘,跟她一起上山见仙师。

    庐山仙师吩咐女儿将何启郁安顿在东边房间,临走时又关照何启郁一声——“半夜小心”。

    晚上,姑娘偷偷来到何启郁的房里,拔下一枝金簪,细声地对他说:

    “夜里听到敲门声,千万不要开门,立刻用这金簪在门缝中划个‘十’字。过了三更如无动静,你就可以安危睡觉啦!”

    夜里,房外突然刮起一阵狂风,门被谁猛撞了三下,何启郁心中一凉,马上掏出金簪在门缝中划个“十”字。三更过了,他见什么动静也没有,便放心到床上睡下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庐山仙师以为何启郁死掉了,叫大徒弟去收拾房间。原来昨夜一只黑虎挟着狂风飞来,头对着房门猛撞三下。谁知金簪划出的“十”字把门封死,黑虎无法进来。过了一会,这孽畜无计可施便转身走了。大徒弟开了房门,见    何启郁甜甜地睡着,连忙回禀仙师。

    庐山仙师大吃一惊,他怎么也料不到何启郁竟这么容易过了“第一关”。于是,他便叫何启郁搬到西边房间去住,同样关照他“半夜小心”。

    晚上,姑娘又悄悄来到何启郁的住房,将头巾解下来给他,说:

    “今晚再听到敲门声,也千万不要开门,立即用这头巾将头裹住,坐在床上,过了三更如无动静,你就可以安然睡觉啦!”

    夜里,房外又突然刮起一阵狂风,门又被谁猛撞了三下。何启郁有头巾护身,马上拿起头巾将头裹住,在床上坐下来。

    原来第二天夜间,一条世蛇挟着狂风飞来,头对着房间猛撞三下。因何启郁有头巾护身,这长虫知道无法伤害他,便又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何启郁连过二关,庐山仙师觉得很可疑,掐指一算,知道是女儿助他。他心里明白,女儿是看上了何启郁,却没有向女儿道破这点。为了试试女儿的能耐,他决计在“第三关”来个捉迷藏。

姑娘卜知父亲“第三关”斗的是什么“法”,早就找着何启郁。她要何启郁不要伤害自己的父亲,待他答应了,然后在他身上喷一口水,又咬耳教他咒语和如何斗法。

    捉迷藏开始了,何启郁要求庐山仙师先躲藏。仙师微微一笑,眨眼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何启郁心里好笑:“如果你女儿不说,我做梦也不知你藏在哪里哩!”随即扳着左手的手指,“一、二、三、”数着,数到中指,马上将指甲里的虱子抠出来,两指紧捏着,笑道;

    “仙师若不立即恢复原形,小心我把你掐成肉酱!”

    “别掐,别掐!”虱子惊叫起来,“你快放开我!”

    何启郁两指一松,庐山仙师变回原形,面红卫赤地对何启郁说:

    “好小子,现在看你的,怕你藏到天上去?”

    何启郁暗暗念动咒语,说声“变”就不见影踪。

    庐山仙师掐指一算,知道何启郁同样变只虱子,藏到他女儿身上。仙师见女儿羞得耳朵也红起来了,怎好意思在她身上去搜呀,没办法,只好说:

    “快爬出来吧,‘第三关’算你过了!”

    庐山仙师想试一下女儿的“起死回生”术,第四天便将何启郁带到松树林里去,说:

    “限你半个时辰,将一百二十棵大松树倒掉,弄倒后又一棵棵栽回原位。”

    何启郁身上藏着姑娘预早给他的六根香。他不慌不忙地走到松林东的边,从怀里掏出三根点燃,插在地上,然后念动姑娘教他的咒语,伸手向大松树一棵棵指去。“轰轰轰……”只见大松树一棵棵倒下,不多久就倒下一大片。何启郁忙叫仙师点数,一数,不多不少,正好一百二十棵。

    跟着,何启郁来到松林的西边,又掏出三根香点燃,插在地上,将刚才的咒语倒过来念一遍,手不停地指点着。呵哈,倒下的一百二十棵大松树,用不了多少工夫,又一棵棵地竖起来,栽回原来的地方。庐山仙师处算,时间正好半个时辰,很是满意,高兴地说:

    “‘第四关’你又过了!”

    第五天,庐山仙师要何启郁到山涧洗龙牌。龙牌一共一百二十个,全是施法用的令牌。他何启郁把龙牌倒下山涧里,让流水冲洗,既要每个龙牌洗得干干净净,又不能遗失一个。

    涧深水急,龙牌刚倒下去,立即被流水冲得无影无踪。何启郁见了,暗暗吃了一惊。不过,他很快就镇定一点一滴,两眼到处搜索。一会,果然发现一个龙牌逆水而上。他照姑娘的话,赶紧捞起这个龙牌,呛见其他一百一十九个龙牌跟着逆水而上,聚集在他的跟前。他将一个个龙牌捞起洗净,然后拿去交还庐山仙师。

    姑娘曾告诉何启郁,“逆水龙牌”能调动五雷,可以腾云布雨。何启郁眶过仙师,偷偷将这个龙牌藏起。

    “五关”过了,可以拜师啦。谁知何启郁此时骄傲自满起来,认为有了“逆水龙牌”,自己便可以呼风唤雨,拜不拜师也没有关系。于是,他便向庐山仙师提出要回家。

    庐山仙现时大失所望。他知道何何启郁偷了他的龙牌,所以不再想拜师。但他姑念何启郁千里而来,不好空手而去,就佯装不知,任其把龙牌带走。姑娘听说何启郁要走,哪肯舍得?便央求父亲,让她跟何启郁走。

    “何启郁虽然有心学法,但为人骄傲,没有恒心,将来不能成正果。”庐山仙师对女儿说,“我儿三思,千万不可一时冲动,误了终身!”

    姑娘想想也是,就打消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临别的时候,庐山仙师对何启郁说:

    “你此行回家,快行三年才到,慢行三天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怎么慢行比快行先到?何启郁觉得好笑,出于礼貌,他没有笑出声来。他归家心切,不将仙师的话当一回事,日夜兼程趱路。不两天,他就回到县治会城(莲溪镇原属新会),很快就可以到家了,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。

    谁知何启郁在会城不知触犯了什么,被捉去坐牢。一坐竟三年之久。这天,他在狱中听说连月大旱,赤地千里,百姓叫苦连天,县太爷设坛天天求雨,也求不到一丝乌云来。何启郁哈哈大笑:

    “我何启郁一日不出去,天一日也不会降雨哩!”

狱卒听了,连忙报告县太爷。县太爷觉得何启郁有点跷蹊,便把他传来审问。

    何启郁说他能调动五雷,腾云布雨,只要放了他,他便降雨救灾。县太爷不信,他振振有辞地说:

    “我何启郁愿以人头担保,登坛之日,天不降雨,县太爷砍我的脑袋好了!”

    县太爷见说,真的放了他,并照他的话在圭峰山筑了个法坛。坛筑好后,请何启郁沐浴梳洗,登坛求雨。

    何启郁穿上法衣登上法坛,只见他手拿龙牌向东、南、西、北、中五方一一指去,口中念念有词。之后,他将龙牌指向天空,顿时满天乌云密布,雷鸣电闪,顷刻果真下起倾盆大雨来。

    何启郁回到家乡莲溪,又常常求雨降灾造福乡梓。他死后,乡民建了一座“何启郁庙”来祀奉他。这庙在“文革”破“四旧”时被拆毁。但有关他的故事,却一直流传在人们的口头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