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门“疍家” 遡源

刘细学搜集整理、梁力生摄影 点击率:2418

fiogf49gjkf0d

    斗门水上人,俗称“疍家佬”。他们世代以船为家,居无定所,漂流水上,捕鱼为生,是一个特殊的居民群体。“疍家”历史上广泛分布在我国南方和东南沿海的江河、港湾和海岛上。据中山大学张寿祺教授考证,“疍”字源于古南越语,意指小船。“疍家佬”就指生活在小船上的人,本无贬义,但水上人听来总觉得不舒服。斗门的水上人历史悠久,据1982年在斗门六乡涌口村官田坑贝沙丘遗址的发掘鉴定,这里发现的河卵石、火焦土、贝壳、尖砂粗陶片、方格纹红陶片和双肩石斧等,属公元前三千五百年前新石器时代的文物。那时,斗门已有水上人在官田坑生息劳动了。

    日换星移,沧海桑田。至清代中时,斗门县(古称黄梁都)的莲溪、上横、白蕉的六乡、小托、月坑等已围垦成田。到清末(1908年),白蕉新环、桅夹、灯笼又围垦成大沙田,人们在每个新围垦的围头种下木棉树为记。光绪年间,乾务、石狗涌、大海环等也陆续围垦成田。这样,斗门县自然村已经由清初的17个发展到清末的193个。民国九年(1920年)《香山县志》称:“大托山周遭二十余里,村落环居”,大托刘氏始祖,沙栏黄氏始祖由新会迁来,可见当时围垦造田规模很大,农渔耕作业有了较大发展。至宣统末年,五山、平沙、大虎、二虎,以及白蕉灯笼沙、成裕、赖家等又围垦成田,这成千成万顷的良田沃土为水上人提供了良好的谋生和生活条件,“疍家佬”也就逐渐繁衍增多。

    当时,“疍家人”生活在“疍家船”上,这种船长五、六米,宽二、三米,圆底有篷,以桨、楫航行定向,轻巧灵活。疍家人祖祖辈辈使用这种“船”、“家”一体的生产工具,从事以“水”为主的经济活动,时人称之“水上人”,或“疍家佬”。清代诗人李桦有首写疍民生活的诗:“南河堤畔绿杨风,一水湾环两桨中;荡入卖鱼墩里去,午潮刚到石桥东。”

    水上“疍家”是在江河里谋生的,生活十分艰苦,渴望能洗脚上岸,过着安定自由的生活。但由于历史的诸多原因,水上“疍家”不能陆居,没有土地。到清代中时,清政府才颁布《恩恤广东疍户》令,准予“疍民”上岸定居耕种。于是,才有“疍家”转为沙田农民,开垦荒滩海涂,过着半渔半耕生活。斗门的“疍家”也就改变了生活方式,成了沙田农民。但是,那时的水上人,过的都是泪水和着苦难的艰辛日子,有咸水歌唱道:“水流柴枝随水漂,冚篷艇仔八方摇,有幸上得岸上住,风过茅寮似吹箫。”

    水上人能上岸了,也就说此地已围成沙田,可以种植稻谷作物,可维持生计。若有十户八户居住在一起,就形成了一个小村。斗门的水上人以围为界,以沙为名,在选择住地时,就在围头围尾种上一、二棵榕树或木棉树,作为识记,也作为村的分界。这样,水上的地名大多以“围”或“沙”命名,如白蕉的东围、成裕围、泗喜围,新沙、灯笼沙、竹排沙,上横的合益围、保丰围、米围,还有粉洲、竹洲、南环、新环、大海环、涌口、三涌、石狗涌等等。据统计,2000年底,斗门县6大镇53个村有水上人居住,人口约12.5万人。

 

斗门“疍家”溯源(梁力生)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