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谷到米 ——泥磨磨米

陈国齐撰文 点击率:1425

    斗门地区的劳动人民是怎样把大米磨出来的呢?

    第一道工序,用泥磨磨谷。泥磨是由这几部分组成的:磨盘,由上下两片圆形泥柱构成,外边是竹蔑织成的,里面用黄泥和石灰混和后经多次锤打夯实,上下叠合,接触面上有磨牙,磨牙是用坚硬的竹片一块块整齐有序地打牢的;磨槽,是用来承接磨碎的粮食的;磨心,上下两个磨盘的连接点,由一个木桩固定;磨眼,待磨的谷子就从这里进入;磨把,是供人推动的木柄,还接了一个长臂,臂端是一个结实的T型,人的两手分别抓住T型木柄两端,便可以推着上片磨盘围着磨心转动,隆隆声起,有如急风骤雨敲打,谷子在这春雷般的声响中来了个脱胎换骨,被迫把壳除掉,变成了米和壳混和着一起跑出来了。用力推呀推,汗也出来了,滴滴如珠。

    第二道工序,除去谷壳。从磨出来的谷壳和米的混和物里,舀出一小部分放进簸箕。双手端着簸箕,一端平靠在胸前,另一端往上一颠一颠的,谷壳因比米轻又经不住簸箕不断往前推的力量驱使,就身不由己地弹跳起来并往前冲,加之被操作者鼓起腮帮,凑上去一吹,就不得不和米分开,雪花一般地纷纷扬扬飘落地上,糙米们则留在簸箕里了。圆形的簸箕是用竹蔑织成的,一种是密底的,作除谷壳之用;一种是漏空的,俗称“米筛”排满密密麻麻的小孔,用来分开米和糠的。

    第三道工序,舂米。大多农户家里都有一对臼和碓。臼,是在石头上凿个大窝而成的,把它埋在屋里,和地面一样水平高。碓,由三部分组成:碓尖,是圆柱型的石条,穿在碓身上的一端;碓身,是一段坚硬的树削成有一定长度和厚度的长方体;碓柱,由两块石柱分两边牢牢地固定在地面上,在它们对着的面上各凿有一个穴,串在碓身另一端的一根横木,就插进这两个穴中,碓柱就成了碓身两端的支点。将除去谷壳的糙米放进石臼里,操作者用脚踏在碓身近碓柱的末端,往下猛用力,碓身就和碓尖一同往上跳起,人的脚板一放开,整个碓身就沉沉的向石臼打下来,脚板一踏一放,碓一上一落,吱咚吱咚声声,糙米经不起这么来来回回的痛苦折磨,不得不皮肉分家,脱去粗皮,成了赤条条的白米。

    第四道工序,米和米皮糠分家。把米和米皮糠的混和物从臼中捞起,分若干份,舀进底有小孔的米筛中。双手端着米筛,左右摇呀摇,宛若粉末的黄澄澄的米皮糠,像雨若雾从筛孔里洒落下来,米筛上剩下的就是洁白如雪的米粒了。

    这种较为原始而粗重的劳作,绝大多数由妇女来操持,间中叫孩子协助舂米,每次完成这全过程都得花大半天乃至一天时间,米出来了,人却大汗淋漓,脚板生痛,糠扮粉裹成了“粉人”,一家吃的大米就是这样靠主妇劳累做出来的;这种较为原始而粗重的劳作,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50年代,只有到了大、小碾米机普及了,它才进了历史博物馆。